第二十九回 张庆郝家奉帚箕  郝经曲阜拜先贤

发布日期:2017-11-17   作者:郎媛媛   来源:信息中心   阅读:次   字体:[大] [中] [小]   保护视力色:
夫子何为者,栖栖一代中。
地犹鄹氏邑,宅即鲁王宫。
叹凤嗟身否,伤麟怨道穷。
今看两楹奠,当与梦时同。

        看官,你道此诗何人所为?却是一位旷世帝王,大唐明君。开元之有天下也,纠之以典刑,明之以礼乐,爱之以慈俭,律之以轨仪。选贤任能,励精图治,以至形成了唐朝开国以来国家兴盛的又一个高潮。他,就是李隆基。
        这位先皇爷,来到泰山祭天,行封禅大礼,顺道曲阜,以太牢之礼祭奠孔子。他在孔子神像前谦恭行礼,心中感慨万千,乃作此诗。
        且说郝经多年以来,即有谒孔庙,拜夫子,东进游学的念头。不知这圣人来到曲阜,置身孔子像前又作何感想?
        闲话少说,言归正传。
        却说一日得空,大帅张柔回府。毛氏将庆娘看上郝经,郝经题诗允婚等事一五一十告诉张帅。张帅大喜,问道:“我闻徐家嫌贫爱富,休了郝经,可有此事?” 
        毛氏说:“岂止嫌贫爱富,还有……”夫人在大帅耳边轻声叽咕了一番。
        张帅说:“真真的无耻之尤!”
        毛氏说:“正是徐家着苟宗道代递休书,良儿一句趣话,才促成这段姻缘。”
        张帅道:“女家休夫,闻所未闻也。”毛氏说:“人家徐耕还放话说,‘就是要做这颠倒乾坤之事,看他郝家却能怎地’。”
        张帅哈哈大笑。说:“我正愁庆儿的终身大事没得料理,却不料他把郝经与我。这真是‘时来风送滕王阁’。好!我就把这颠倒了的乾坤再给他颠倒过去。这一次就叫郭其铭亲自作伐,到郝家提亲。我嫁他一个女儿,送他一座府第,风风光光办一场婚礼。定叫徐子勤做个傧相,与我女儿女婿赞礼,好好羞臊羞臊这个老财迷。”
        毛氏笑着说:“那倒不必,不过一定要请他过来喝杯喜酒。”
        八月十四是郝经和张庆大喜的日子,这一天张柔府大宴宾客。帅府幕宾,保州贤达,商贾大户,悉数前来贺喜,阅尽了帅府嫁女的排场。
        城南郝家却又是一番景象,文人骚客,弟子门生,萃聚一堂,饮酒赋诗,盛赞那郝经之才,庆娘之贤,大帅之达。又约,二人情定七夕,全赖女牛所赐,必有所示也。
        宗道贺曰:

一生长傍郝卿身,本是文姬一样人。
乞巧结缘通六礼,麟男风女满跟前。

        王恽贺道:

洗砚黑云浮水面,折花红雨落墙头。
文章诗册量身著,琴瑟调和慰女牛。

        诗章甚多,说话的不暇细述。郝经笑语四顾,感激地向前来贺喜的人不住作揖道谢。酒阑兴尽,大家都欢乐到极点,及至郝经庆娘这对新人入了洞房,众人方起身告退。
        洞房之中,郝经感谢庆娘说服父帅,同意郝家的婚事简办。
        庆娘道:“父亲素知郎性耿介,气干云,固留君光大棣华之颜面耳!且母亲亦教儿韬帅府千金之晦,做个寒门娇妻。郎君看我像吗?”说着吃吃的笑着钻到郝经怀中。
        郝经抱着庆娘笑道:“像,像,太像了。刚才还不像,现在特别像。如今你是我郝家的媳妇儿,这里没有帅府小姐千金女,只有淇奥张氏美娇娃。从此以往,永奉欢好,心无纤虑也。”
        这一夜:

        姑射琼仙,论人间世,学宫样妆。
        费精神刺绣,裁成云锦,今朝喜遇,弱线添长。
        收拾云情,铺张雨态,来嫁儒门趁一阳。
        真还是,似两情鱼水,并颈鸳鸯。
        登科人道无双,问小底何如大底强。
        幸洞房花烛,得吹箫侣,短檠灯火,伴读书郎。
        办苦工夫,求生富贵,要折丹枝天上香。
        来秋也,看载膺鹗荐,载弄之璋。

        果然第二年庆娘生子,是为采麟。
        自从成家后,郝经的生活又变得有规有律,有滋有味,一切都觉得新鲜和别致,人也显得年轻了。讲学之余,写完了《思治论》初稿。
        夏游燕京,郝经先去太极书院拜访了他的师长赵复,接着拜访了前辈方山先生刘伯熙。刘老前辈招待备至,着子弟数人陪郝经遍游燕京,作《琼花岛赋》。文章诗词酬酢间又结识了王良臣等几位新的朋友。
        一日游太极书院,适逢太极书院议立周敦颐祠,以张载、程颢、程颐、杨时、游酢、朱熹配享。郝经盛赞之,并应太极书院院佐之约,为周子祠堂撰写了碑文。
        周敦颐是儒家理学思想鼻祖,在他所著的《太极图说》中,提出了“无极而太极,太极一动一静,产生阴阳万物。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,惟人也得其秀而最灵”的宇宙构成观。郝经觉得为周子祠写碑文是他的荣幸,也是自己理学文章造诣水平的标志,他这是第二次为书院写文稿了。
        回到保州,向父亲述说了在中都的见闻。郝思温的心情也好起来,身体渐渐恢复。经常在院里转来转去,有时干脆把拐杖也扔在家里。郝经对自己的事业也作了重新安排,计划趁此秋高气爽的季节,东进游学,了却他很早就有的游孔庙、登泰山的愿望。
        忽一日,保州水利督造司监事郭守让来访。看官你道这个郭守让是谁?此人正是郝经童年发小,郭其昌叔叔的小儿子,守贞妹妹的小弟弟。
        自从甲寅抗捐被官府缉拿,哥哥守谦为救他被蒙古军卒打死,他孤身一人脱逃在外,几年一直没有敢回陵川,父亲生死不知。他先到淇卫小冀投叔叔不遇,一路乞讨到邢州,却是恩师堂祖爷爷郭荣已经过世。
        几经辗转来到保州,此时堂叔郭其铭已是中书省将作院的太卿,安排他做了一个水利司监事,也帮助他成了个家,已结婚生子。
        这次张帅托郭大人做媒,诸多通彩下礼之事都是他操办的。这时,守让和郝经才得兄弟重逢,自此两家往来不断。
        郭守让知道郝经有东游之意,自己亦有登东岳为父亲祈福的愿望,今日得空,过来看看。
        郭守让说明来意,郝经连道:“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我与王恽刚刚定了出行的日期,正要去找你,你就来了,莫不是心有灵犀吗。”
        按下郝经、王恽、郭守让东游泰安暂且不表,单说忽必烈王爷接到独木干公主传报,知道河东已安,民情风教日渐敦顺。一日王又与刘秉忠说起此事。书中暗表,秉忠即郝经少时好友子聪和尚也。
        忽必烈王爷道:“上一次遣使求贤,王鄂、敬铉等皆从,经独不至,却上书《河东罪言》。吾度其实,察我治国之策,牧民之略,游学未归托词也。今赖母后之力,公主之功,沉疴已除,正好派人将他找来辅助我也。”
        秉忠道:“王爷虚怀若谷,求贤心切,天下贤士定会闻风来归的。不过,郝经这个人不是把他找来,而是将他请来。因为,这个人太有才华,太难得了!”刘秉忠把个“请”字说得很重。
        王爷问:“怎么个请法?”
        刘秉忠说:“王爷赐臣一道手谕,微臣愿奉王命亲赴保州,把他请来。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道:“也好,我给你挑一匹好马,明天就动身。对了,让我的怯薛长玉昔帖木儿护送你如何?”
        秉忠道:“那样最好,倒不是护送于我,有王爷身边亲信,更彰显王府的诚意。”
        第二天,天刚麻麻亮,刘秉忠和玉昔帖木儿带好行装,骑了两匹快马,辞别忽必烈,风驰电掣般地向保州疾驶而去。他们晓行夜宿,很快来到了保州,不巧的是郝经、王恽、郭守让几天之前便已启程。
        却说这一日,郝经、王恽、郭守让他们冒着淅淅沥沥的秋雨,来到了名闻天下的曲阜。三人打着清油竹伞,站在城楼下,驻足观看。
        “这里为什么叫个曲阜?”
        三人中,守让年纪最小,除了在野岭荒村中逃荒避乱,没见过什么世面,看见什么都要问个端的。
        王恽说:“这你可得问问你这个老夫子哥哥了。愚兄实在不知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望着城楼上篆书“曲阜”二字,芝草团云,典重严整,心思已经沉入书法之中。及至守让再度发问,才缓缓说:“曲阜乃周朝鲁国故都,《礼记》载:‘鲁城中有阜,委曲长七、八里,故名曲阜’”。
        王恽看着守让说:“你看看,长见识吧。子曰:‘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’我师者,郝经也。”三人哈哈大笑。
        郝经想了想说:“今儿个来到圣地,我忽然觉得咱们平时太在意他这前半句话了。我想,不仅要以善者为师,而且能以不善者为师,才是自然之道。完整地理解这段话,对于我们处事待人、修身养性、增长知识,都是有益的。”
        郭守让像小学生一样背诵道:“……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”郝经和王恽看着他摇头晃脑的样子又是一阵大笑。
        天色渐暗,雨又下个不停,他们就近在城南找了一家客栈住下。
        第二天他们起得很早,简单吃了点早饭,就向孔庙走去。天还是阴沉沉的,走进稷门,便是泮宫,泮宫因泮水而名,是孔庙的牌楼,早已倒塌,只有潺潺而流的泮水从旁而过。再向北进则屋宇颓废,不可行。向西,穿过茂密的古槐,折而东,即是大成殿。
        宫殿和庑廊破败不堪,绿色琉璃瓦和廊柱狼藉一片。残断的廊柱刻有龙纹装饰,规格虽然很高,但经不起战争的摧残。郝经他们一扫来时的兴头,心情都很沉重。
        虽然天气不甚好,游人却也不少。有知情的香客说,修了烧,烧了再修,已经好几次了。不知甚时才能安生。
        郝经、王恽和守让次第相跟,谁也不说话。随着人群走进去,毕恭毕敬地烧香祭祀。
        出大成殿,由杏坛而南,登上了奎文阁。内设观世音、孔子、关羽、魁星牌位,是专供读书人祭祀魁星神的地方。郝经、王恽和守让在各处焚香礼拜一回。
        郝经三人不识路,只得跟着香客和游人返至大成殿,自家庙东侧门出,来到大街上找了个小饭店,要了几盘煎饼,卷着大葱和熏豆腐吃了起来。守让敢情是饿啦,急匆匆地嚼着,被大葱辣得直流眼泪,又被王恽取笑一番。
        郝经说:“这就对了,这趟曲阜总算没有白来,回去多时还能记得:‘双眸剪秋水,十指剥春葱’。”
       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,三人稍事休息,撑伞北谒孔林,但见林坊十多里,一直通至洙水旁。这里游人很少,窸窣细雨更增添了孔林的肃穆。雨中漫步,瞻仰先贤,别是一番滋味。
        孔子坟前,有一段残木,斑驳若铜器。虽经过千年的的磨砺,却质地坚韧,毫无腐朽之气。郝经驻足致敬,王恽亦然。守让初时淘气,以面接雨,怡怡然。见二人如此,敛神肃敬。少时,悄声问王恽道:“这是什么?”
        王恽道:“据说是子贡庐墓时亲手所植桧木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站在那段古木前,虔诚地注视着,端详着,好久,好久。王恽和守让猜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        三人祭拜了先圣墓地,雨下得更大了。那里也去不了,只好返回客栈。谁也不说话,只有郝经一路上自言自语地慨叹道:“依依圣居有以自得,又可默默而去,无以自鸣乎。大哉圣人之道,其不与宫庙殁乎。宫庙虽圮,而圣人道岳岳也。”
        回到客栈,郭守让觉得奇怪,问道:“大哥,你们来过曲阜?
        “没有。”郝经和王恽不约而同地回答。
        “那你们怎么什么都知道呢?”
        二人相视而笑。
        “哦——,秀才不出门,全知天下事。”守让摸摸自己的脑袋,也笑了。
        吃晚饭时,郝经忽然问道“你们觉得子贡这个人怎么样?” 
        王恽和守让面面相觑,谁也回答不上来。
        王恽嗫嚅了半天才说:“一个普通读书人,怎敢评价先贤?”
        郭守让说:“《论语》的评价好像不如颜回和子路,甚至连曾晳也不如呢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说:“孔子去世,弟子守丧三年,唯独子贡庐于墓前,凡六年,然后去。若夫子再生,当不会说他重利轻义呢。今天,我看到那株残存的桧木,仿复看到子贡站在坟前枯槁的面庞,和六年后出使诸侯时的粼粼车马。为国计,斯人伟哉!”
        王恽和守让恍然大悟,频频点头:“先生说得极是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说:“怎么还先生起来了呢?”
        王恽说:“先生就是先生,学生只得见贤思齐。”守让不堪奔波,嚷着要睡,郝经说:“也好,明天还要赶路,天又不好,早些睡吧。”王恽乃与之一床寝了。
        郝经将自己几日所见、所闻,所思、所想写成了一篇《去鲁记》。余兴未了,又写了《曲阜怀古》六首。看看香已焚尽,只得灭了灯烛。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。正是:

天地一生意,孔门尽春风。
喜闻夫子道,歌咏各雍容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