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回 忽必烈求千里马  郝伯常拜圣明君

发布日期:2017-11-24   作者:郎媛媛   来源:信息中心   阅读:次   字体:[大] [中] [小]   保护视力色:
穷秋老雨四十日,坤轴欲烂阴霾缠。
我来方作泰山游,玉虹一夜收云烟。

        看官,你道诗中情势跌宕,豁然顿开所为何事来着?原来,中秋一过,淫雨连绵,淅淅沥沥,一月有余,阴霾密布,天日难见。适好郝经偕友人远登东岳,忽见云开雾散,万里皆晴。郝经心下喜悦,感慨万端,有感而发。这些年,郝经几受波折,历经劫难,亏得这圣人真心耐,志诚捱,直熬到峰回路转,端的是否极泰来。
        闲话少叙,言归正传。
        却说郝经、王恽和郭守让,走了三天泥泞的山路,终于来到泰安。看看日已近午,他们想先找家客栈住下。这时,走来一个店小二模样的人,打量了一番,走上前去对郝经说:“客官,住店吗?”
        不等郝经开口,王恽向前一步忙说:“住,我们正在寻找住处呢。”
        小二:“那好,请跟我来。”
        三人跟随小二来到旅店,小二高声喊道:“掌柜的,客人请到了!”
        店家急忙迎出,热情地笑着说:“三位贵客的房间在后院,早就准备好了,就等着来住呢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觉得不对劲儿,低声对王恽说:“兄弟,你听出来了吗?他好象话里有话。他说早就给咱们准备好房间了,可是,咱们并没有预订呀?”
        王恽也觉察出情况有些异常,对店主说道:“东家,我们事先并没有预定过房间,怎么会……”
        店主陪着笑脸说:“三位不要误会,确实有人为三位订好了房间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说:“东家,一定是你搞错了,我们是从保州过来的,没人知道我们要来,怎么会有人替我们定房呢?”
        店主说:“这小人就不清楚了。那位订房的爷说,有三位从保州过来的客官,要登泰山,叫小人仔细伺候着。这是房间的钥匙,请你们先进去歇息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他们被店主领进后院,正房是三间客厅,两边各有一间卧室。虽然不甚华美,却也收拾得干净。
        三人正在疑惑之际,堂倌早已捧着盘子摆上菜肴酒具。
        王恽拦着堂倌问道:“哎哎,是谁叫你们来的?我们没要这么多饭菜呀?”一边说一边看着郝经摸了摸钱袋。堂倌笑而不答,摆好饭菜就走了出去。
        郭守让肚子饿了,看着喷香的饭菜馋涎欲滴,对王恽说:“大哥,这么好的饭菜,不吃白不吃。管他是谁呢?吃饱了再说!”
        郝经摆了摆手说:“吃吧。”
        吃了饭,三个人到院子里看看天气如何,店家在门口候着。天还是阴沉沉的,郭守让说:“大哥,看样子明天还要下雨,不如我们歇息一天看看,待天气好些再说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正拿不定主意,店家说话了:“客官好运气呀,俺这里天天下雨,已经有一个多月了。游客越来越少,就是登山也看不到日出。谁知你这一来,天就要晴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你怎么知道要晴?”守让好像不愿意天晴似的。
        “你没有觉得刮西北风了吗?再说了,你看山峰那儿,云彩都往南跑哩。”店家指着东北面的天空说。
        郝经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,忙问店家:“你老是当地人,有经验,你说明天早上能看到日出吗?”
        “能,能,能。”店家忙不迭地说。“像这样下这么长时间雨,冷不丁地晴开,还会有云海哩。俺见得可多咧:白花花的云团像海浪一样在你脚底下翻滚着,碰撞着,拥挤着,……你会觉得你就是神仙哩。”
        “快!收拾一下,马上出发。”王恽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        “东西都给你们预备好了。衣服、干粮、灯笼什么也不缺。还叫李兴儿,就是那个小二领着你们,那孩儿可机灵了。经常去,省得你们黑天摸地问不着路。”
        “那得多少银子?”王恽问。
        “不要银子的。你们的房钱、饭钱、一切费用,订房那位爷都给了。你们只管好好玩儿就是了。”
        王恽和守让都望着郝经,郝经也是一脸的茫然。
        “你们就放心去吧,那个爷三十来岁,一身书生气,看着可和气哩。他说是你们的朋友,肯定不是坏人。”店家不住地解释。
        郝经长嘘了一口气说: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他们跟着店小二,酉时起身,从红门而进,沿登天石梯而上。店小二很健谈,他说他叫李兴,就是本地人,有什么事儿尽管说。一路上,但见林荫夹道,石阶盘旋,峰峦竞秀,泉溪争流,景色无比雄奇秀美。
        天色渐暗,山势益陡,他们已经无暇欣赏沿途美景。李兴点起两盏灯笼,递给守让一盏。四个人小心翼翼拾级而上。回望来处,灯光隐约可见。
        从中天门起山势越来越陡,上看遥不可及的南天门,下俯头晕目眩的从前路,郝经感慨万端:“这就是人生啊!”
        郭守让打趣说:“走了一盘又一盘,数够十八还没完,到底还有多少盘?”
        王恽说:“远着呢,你要是走不动就在这儿歇着等我们回来也好。“
        走着走着,月亮从峰壑间升起,雨过天晴的山中格外清新。重峦叠嶂不见了,石阶不再向前延伸,突兀间两山对峙,高插霄汉,仿佛天门自开。万初中鸟道百折,危级千盘。松声云气,迷离耳目衣袂之间。俯视下界则山伏若丘,河环如绷,天地空阔,无可名状。
        李兴说:“啊,南天门到了。”
        果然,前面有一处小平台,影影绰绰似有游客依石而坐。
        兴奋、激动已被疲惫拖垮,大家长舒一口气,各自找块石头坐下歇息。郝经四面环视,自言自语道:“荒抛石巍,并无室宇,何谓天门哉?”
        “善哉善哉,这位客官说得极是。”
        随着声音,一个头戴逍遥巾,身披道袍,脚穿云履,手执云展的道人,潇潇洒洒,徐步而来。
        郝经观其有仙风道气,慌忙趋步进阶迎接。见礼毕,遂问道:“仙翁高姓贵号?”答曰:“贫道张志伟,居岱麓会真宫。”
        “莫不是天倪子道长?”
        “正是。”

 “太白诗笔布山头,布袜青鞋欠一游。
 拟欲高人参药镜,却嫌凡肯比丹丘。
 云间茅屋鸡犬静,物外烟霞风露秋。
     后日天门重登览,蜕仙岩下幸迟留。”

        郝经太兴奋了,信口吟出老师元好问所书《送天倪子归布山》一首,连声道:“郝经不知师叔在此,失敬,失敬。”说着就要行晚辈礼。
        张志伟一把扶住道:“什么呀就叫师叔?愚兄不过痴长贤弟两岁,况吾与尊师虽交游甚笃,因好诗词,亦师事之也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与天倪子从新叙礼,叫过王恽、守让一一见过。
        张道人说:“天色尚早,贫道此处有一陋室,不防到彼小憩一息。”说着,请郝经他们至西侧一石室之外,设茶果相待。
        乃引郝经入内,见大小箱笼十余箧。一桌一凳,外无余地。道人将箱子打开,全是天倪子亲手绘制的《南天门营造法式》。图中门的规模、位置、形象及周边的树木,都描绘得清清楚楚,淋漓尽致。除绘有总平面图、方案图外,还有构造复杂的局部或细部图:如木构件的雕刻、彩画、瓦作、石作、钉交、金工等。图样比例准确,线条清晰,墨线为主,辅以彩色。
        郝经倒是听说过法式,但从来没有见过。今天算是开眼了,惊得合不上嘴,连连称绝。
        只见天倪子张志伟神色凝重,再次深躬见礼。郝经道:“这是怎地?”
        天倪子道:“愚兄入玄门至今二十余年,毕一事于心:即是营造南天门。适闻贤弟语‘并无室宇,何谓天门’真是一语破的。昔元好问老师常说‘成大事者,经也。’今吾观贤弟衰运褪尽,否极泰来,不久将遇明主。彼时幸勿相忘,吾之南天门,弟之南天门也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还没有回过味来,张道人已经催促上路,说是再不走就看不上日出了。
        从石室出来,郝经接过小二递过来的袍子穿在身上。就在他看法式时,有人送来衣服,王恽、守让都已经穿好了。大家一起又向上走去,道人挥挥手说:“贤弟且去。”
        一路上李兴絮絮叨叨说:“张道人就像特地在此等候客官一样,平素我们见都见不着他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问道:“订房的可是此人?”
        李兴说:“不是,那是三个北路人。”说话间,已到山顶,小二领着郝经一行直至太平顶。
        天慢慢变亮,远处的群山被云雾吞没,只有几座山头露出云端;近处已经聚了许多游人,踏云驾雾,仿佛置身天外。
        微风吹来,云海浮波,上下飞腾,翻江倒海。向下俯瞰,天高地远,万物缥缈,郝经顿生万物皆空之感。
        等了一会儿,天边的一线晨曦由灰暗变成淡黄,又由淡黄变成橘红。
         “出来了。”守让大喊一声。只见,浮光耀金的海面上,一轮红日冉冉升起。须臾间,金光四射,群峰尽染。
        李兴说:“客官真有福气,便像我等常登泰山,也没有见过如此美景。入秋以来,不是下雨,便是阴霾,不成想你们一来,天就放晴,真贵人呐。”
        霎时,日浮青天碧,雨后空山新。郝经觉得这些年经受的波折和劫难,一下子全都消褪。心中豁然开朗,诗潮如涌,信口吟道:

 穷秋老雨四十日,坤轴欲烂阴霾缠。
 我来方作泰山游,玉虹一夜收云烟。

        旁边的游客一下子惊呆了,都围了过来。郝经旁若无人,稍作思索,徐徐吟咏:

山灵奕奕生喜色,突兀撑裂青罗天。
轻裾飘飘过黄岘,乘兴直到三峰前。
霜余灌木出秋色,万叠红锦幪椒巅。
泓澄寒溜浸太古,翠壁细泻珠玑圆。
当时秦汉极侈丽,未必如此皆天然。
天门中断两屹立,箭筈一磴蛇蜿蜓。
凌层绝顶肆崇峻,伫立矫首望八埏。
长天沈沈入西极,九州却在东海边。
冲风惨淡万里来,海窟劲刮鲲鲸涎。
须臾白云生岳麓,脚底泱莽无山川。
秦坛周观觉浮动,满地覆冒兜罗绵。
忽疑山移入海中,白浪四汹虚涛掀。
山阴瑰诡光怪出,赤气翠晕相钩连。
下从谷底上碧落,宝塔万级高蟋旋。
遂登日观叱日驭,六龙倒著珊瑚鞭。
玉鳞剥落金甲拆,九芒迸绮生血鲜。
三山摇荡海水沸,蓬壶缥缈来飞仙。
为言此色与此界,君自固有非尘缘。
恍然记悟复无语,把手一笑三千年。

        郝经把一首长歌咏完,赢得太平顶上掌声一片。王恽连连拍手称妙。道是:“一气呵成,如吐珠玉。佩服,佩服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很兴奋,说:“面对如此美景,贤弟岂能无有佳作?”
        王恽想了想说:“既然郝兄盛情相邀,王恽只得献丑了。说着从怀中取出文房四宝,找一块石头,铺开绿云笺,摇头晃脑,构思一番,写道:

        《鹧鸪引·乙卯九月十九日,偕伯常登岱》

        观日台高入碧穹。神州俯视万方空。风推日色晴霞照,波涌流云海浪腾。
        思往事,剪残灯。朝晖尽染晓岩明。回望故道烟岚里,独揽风光幻境。

        这王恽,不但词做得好,字也写得好。又是掌声一片。
        “咱俩都有了,守让弟岂能……?”王恽四顾,竟不见守让在哪里。
        李兴领着两位道童来叫众人去太清宫东庑廊吃斋饭。问过李兴,才知道郭守让一个人到玉皇殿去为父亲祈福去了。
        兄弟二人来到正殿,果然见守让跪在那里。连忙接过童儿奉上的香火,恭恭敬敬地插在香炉里,望着殿中央玉皇大帝像,纳头便拜。
        良久,仍不见守让起身。二人弯腰去搀,只见守让泪眼汪汪,闭目祈祷,却是扶他不起。
        等了很久,郭守让终于祈祷完毕,两眼居然哭得成了肿泡。郝经知他哀思兄长,祈福父亲,也不多问。
        三人回到庑廊,胡乱吃了点东西,安排在太清宫住下,盘桓两日。反正有人注账,就在山上四处游览,观景吟诗。昭真观、紫霞洞、灵岩寺,不放过任何一处景观和庙宇。一边走一边细心观看,就连庙中的碑碣,也要细细欣赏,看是何人的手迹。
        二十二日,他们转来转去,又来到南天门,说是要下去。
        李兴问道:“三位爷,是原路返回,还是走桃花峪?”
        三个人经过简单交谈,决定从桃花峪下山。
        李兴将昨晚带的灯笼、衣物交与一个在路边等着的人,就领着他们从西面下山了。
        幽静的桃花峪中听不到喧嚣人语,只闻潺潺溪声与婉转鸟鸣,但见水丰草美,花繁树茂。桃树上没有了果实,叶子已经开始变红,与葱翠的竹林,相映成趣。景色虽然幽雅,但是大家都感到很累,谁也不说话。
        还是李兴打破了旅途的寂静,他说:“这个桃花峪,春天最美。客官要是三月来的话,桃林满谷,丹英饰涧,纷飞如雨,幽奥清绮,那叫一个美。
        郝经见兴儿谈吐不俗,就问:“你说得这么好,读过书吗?
        兴儿说:“那当然,圣人故里,谁个不识几个字?不过这些话却不是圣人说的,都是领着那些个文人墨客上山下山听来的。我还会背诗呢。”
        守让说:“哦?是吗,你背一个我听。”
        李兴一点也不谦逊:“‘流水来天洞,人间一脉通。桃园知不远,流出落花红。’就是说桃花峪的。听人家说,这就是昨晚你们碰着那个道士写的。”
        王恽笑着说:“小二哥,你看看。”说着闭上眼睛,用指头刮了两下。
        李兴说:“你这是弄啥哩?”
        守让说:“我们都得刮目相看呀。”说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        气氛活跃了,路走得轻松了。出了桃林,前面有个酒家。早已有人候着,恭恭敬敬请他们进去用饭。郝经他们又是一脸疑惑。李兴说:“三位客官,进去吧,都是那位订房的爷安排好的。”
        三人进入酒家,请至楼上,刚一落座,一溜堂倌提着红漆食盒鱼贯而入,摆上丰盛的宴席。郝经他们早上没有好好吃饭,肚子也真饿了,顾不得客气,就大吃起来。等到肚子里有了底扎,王恽才端起酒杯邀酒。
        守让说:“你俩喝吧,我早吃饱了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劝道:“喝点吧,解解乏。”说着呡了一小口咂咂嘴说,“哦——,这是曲酒,味儿太冲。还是老白汾喝着痛快。”
        只听堂倌吆喝一声:“上老白汾——”一会儿端上来一坛老白汾。
        郝经觉得太不可思议了。四面看看,两边各有木雕隔断,依稀也有人饮酒,可又与他们无干。此刻,他很想知道请他的人是谁。
        一见上来老白汾,守让的劲头来了,非要和两位哥哥划拳不可。王恽说:“兄弟,这个去处雅静,换个玩儿法吧。”
        三个人,郝经行诗令、王恽行典故令、郭守让行谜语令,轮换着玩儿,不一会儿就微醺了。
        “郝兄最近有什么新作?”王恽见守让已经趴在桌子上不玩儿了,就转了话题。
        “刚刚为太极书院周子祠堂落成撰写了一篇碑文。之前写过一篇《思治论》,这次出游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,回去再修改一下。”郝经答道。
        “那你真是要投身蒙古汗廷了?”王恽不无担心地问。
        王恽现在虽然在张柔帅府做事,但认为避开世事,走南闯北,讲经论学,教化民众,未尝不是为国出力。他多次向郝经列举西晋许多士大夫,避战乱,隐居山中的事例。
        郝经有些激动,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端起来一饮而尽,说:“我等自诩当世俊杰,可惜生在这乱世之中,不能够金榜题名,为国家出力。今上正在招贤纳士,我等何不趁此时机,兼济天下以行道。”
        “郝先生,别忘了我们都为汉人。‘内中华而外夷狄’是几千年的传统观念。”王恽道出了当今众多士人的忧虑。
        “就是,蒙古人只知道掠夺土地,纲纪驰废,法度不举,扶他做甚?”
        不知甚时,守让酒醒,义愤填膺。
        “想我河东,多好的地儿,蒙古人横征暴敛,弄得民不聊生。哥哥被他们杀死,我是东躲西藏,至今不敢回家,父亲死活不知。唉,若我辈事蒙,不怕后人指着脊梁骨唾骂?!”
        郝经端过酒坛,再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,猛然喝下道:“所以就更得入主社稷,经纬乾坤,以匡扶天下为己任了。”
        说着又自饮一杯道:“说透了这是一个尊何人为君,以何事为任,守何事为节的观念。时事纷乱,我辈当以道济天下为任,尊从有道之君,行中国之道者为中国之君恐是必然。如今,北方脱离大宋之统治已有一百多年,偏安南方,安于现状,不思进取。金则宫廷内乱,苟延残喘,自顾不暇;撇开一时一地,大抵蒙古汗廷尊用汉法,大有一统之气势;忽必烈王资赋英明,礼贤下士,风范气度类高祖、太宗、文帝者,我辈若要救民于水火,想必已无二途!”郝经一激动就好站起来讲话。
         “好一个尊从有道之君!真乃醍醐灌顶之言,释我疑矣。来,为郝先生独到审度,干杯!”王恽亦举杯站起。
        这时,从西隔扇门里走出个皮肤白皙的年轻后生,后面跟着一位僧人,拱手施礼热情迎接郝经,亲切地笑着说:“郝先生辛苦了,请!”
        郝经见年轻后生落落大方,猜想或者就是安排这一切的主人,因问道:“请问这位小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
        没等年轻人回答,僧人高声招呼道:“阿弥陀佛,郝经老弟连贫僧也不认识了吗?”
  郝经觉得声音很熟,抬头看去。
  “啊?!子聪!”郝经大感意外,又惊又喜。居然是他的至交好友子聪和尚!“怎么会是你?你不是去了漠北吗?何时来到了泰安?”郝经满腹疑惑,握着子聪的手问个不停。
  “哈哈哈哈!”子聪大笑不止,说:“正是贫僧。”
        “那……这……”郝经被搞糊涂了。
        和尚拉过年轻人道:“这位是忽必烈王爷的的怯薛长玉昔帖木儿。
        “你这是?……”
        子聪小声说:“实不相瞒,我是陪忽必烈王爷来迎接你的。”
        子聪说话的声音虽然很低,但郝经听来却犹如晴天霹雳,惊得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眼睛瞪成了铃铛:“啊!?你说什么?忽必烈?他……他也在泰安?”
        “嗯。”子聪深深地点点头,“王爷亲赐手谕,让小弟奉王命赴保州请你。不意兄长东游不遇,正不知该怎么办,王爷赶到,便一起来到了泰安。”
        “啊!?”郝经又是一惊!张大的嘴久久没有合上。
        玉昔帖木儿说:“刚才我们就在隔壁,你们说的王爷都听到了。现在就在下面等你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看看王恽和守让,说:“那,咱们快下去见王爷吧。”
        “不用了,还是我来见你吧,谁叫你是郝经来!”声到人到。忽必烈王爷已经上来了。
        郝经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。他被深深地感动了。一个蒙古王爷,为了迎接自己,居然放下汗王身份和王府大事,冒着风险,不远千里追到泰安。太出乎他的意料了。
        郝经三人趋步上前拜见,却被王爷拦住道:“贤士免礼,且坐下说话。”
        王恽小声对郝经道:“看来,这位王爷是很懂礼仪,很能礼贤下士的。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开玩笑说:“还不象吃生肉、穿兽皮的野蛮人吧?哈哈哈哈!”
        王恽不好意思地笑笑,说:“见笑,见笑。王恽孤陋寡闻,有污王爷清名,不胜惶恐,请王爷恕罪。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豪爽地说:“哪里,哪里。本王对郝先生敬慕之至,相见恨晚呐!对王先生也早有耳闻,听说是一位,刚正不阿,耿介敢言之士。求之不得,怎么会怪罪呢?”说着,亲热地拉着郝经和王恽的手,俨然旧友故交一般。
        郭守让被晾在一边,有些不知所措。忽必烈看在眼里,转向郝经问询。郝经说:“这是中书省将作院太卿郭其铭大人的侄子,也是我兄弟,现在水利司监事。”
        “嗯?”子聪面露惊喜问:“郭守敬是你什么人?”
        “是我堂兄。”守让回答。
        “那你就是郭守让了?”
        “正是。”
        子聪对忽必烈说:“王爷,都水监提举郭守敬曾是我门生,他向我推荐一个精通算学人才,说的就是他,想不到在这里遇见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忙说:“就是,就是,一点不错。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王向郭守让问道:“你可愿跟随本王听用?”
        守让看看郝经,郝经点头示意。郭守让回王爷道:“愿意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见王爷如此通达,浑身热血沸腾,激动地说:“王爷,有句古话叫作‘士为知己者死’。蒙王爷如此看重,我等三人,定不负王爷知遇之恩,辅佐王爷,赴汤蹈火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,绝无二心!”
        “好!我终于得到了郝先生!而且求一得三,不枉此行!不枉此行啊!”忽必烈高兴得像个孩子,对玉昔帖木儿说:“摆宴庆贺,咱们接着喝!”
        郝经说:“既然王爷这么看重人才,我就再为王爷推荐一个高人。”
        “好啊。”
        毕竟郝经要为忽必烈推荐什么高人,且听下回分解。正是:

真珠每被尘泥陷,病鹤多遭蝼蚁侵。
今日始知天有意,还教雪得一生心。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