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回 大汗信谗撤幕府 郝经疑诈解危难

发布日期:2017-11-27   作者:郎媛媛   来源:信息中心   阅读:次   字体:[大] [中] [小]   保护视力色:
八朝高祖擅英声,尽以奸雄篡夺成。
曹魏规模为故事,帝尧舜让竟虚名。
贪夫胠箧盗仁义,竖子欺人弄甲兵。
天下区区几千祀,谁能端肯为苍生。

        这首诗乃故大元朝翰林侍读学士国信使郝文忠公咏史之作,单道那古今帝王尔虞我诈的谋略、惊世骇俗的手段、生离死别的际遇,或以武力相要挟,或以盗道而欺名,唯独没有一人完完全全为天下苍生着想而设志者。
        闲话少叙,言归正传。
        上回书中说到忽必烈在泰山得到郝经、王恽、郭守让三位当今俊才,十分高兴;吩咐玉昔帖木儿重摆宴席,以示庆贺。
        郝经见王爷果然思才若渴,遂道:“既然王爷这么看重人才,我就再为王爷推荐一个高人。”
        “好啊,但不知郝先生所荐何人?”
        郝经不紧不慢说道:“我荐的这个人,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道:“何为近在眼前,却远在天边?”
        郝经神秘地笑道:“此人有经天纬地之才,却无仕途经济之意;其学也老庄,其志也歧轩;以老庄之道修真养性,以歧黄之术济世救民。过着‘赤松宗世远,岳地作神仙’的隐逸生活,岂不是远在天边?”
        “他现在哪里?”
        “就在岱麓会真宫,拾步可及,所以说近在眼前。此人俗名张志伟,字布山,这里的人称它为天倪道长。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一拍脑袋:“哦——,我想起来了,天倪子。早就听说过,我还让姚枢去寻访过他,只不过这个人如闲云野鹤,飘忽不定,却不知就在这里。既然有此机缘,那咱们明早就去拜访。”
        子聪道:“只怕去了也请不来。我素知其人,六岁能通五经,十二岁即入玄门,专一不杂,绝不会做官为宦。”
        郭守让说:“那可不一定。王爷,只要咱们心诚,就像三请诸葛亮一样,一定能把他请到的。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笑道:“诸葛亮自比管仲乐毅,是希望辅佐明主,建功立业的,所以刘备请他自然容易得多。天倪子是不愿意做官的,我怎能屈人之意?”
        郝经道:“天倪子颇得二程之学,志虑忠纯,议论不与时俯仰。在朝则明,在野则介,与君则忠,与友则笃,用事则智。其身虽不能跻于庙堂,其才可用于天下也。”
        子聪、王恽鼓掌称是。
        忽必烈点点头说:“郝先生的见地很对,既然来到这里,我一定要会会这位高人。一天见不到等两天,两天见不到等三天,到不得十天半月见不上一面。反正王府当下也没什么大事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见说得跷蹊,自觉有些诧异,也有些愧意。
        子聪招呼大家吃喝,把郝经拉身边,压低声音说:“是这样的,忽必烈王爷虽然真心想帮助哥哥治理好国家,却屡遭猜忌,有几次险遭暗算。
        事情败露后,蒙哥汗得知,原来是大妃忽都台和国舅也速察所为,很是生气,要治他们的罪,还是王爷替他们求情才算罢了。事件虽然平息,但兄弟间却有了解不开的疙瘩,少了许多兄弟间的亲情往来。
        前些日子,蒙哥汗得了一场大病,在弘吉剌·察必王妃的劝说下,王爷和她一起去看望了大汗。蒙哥汗一高兴,病也好了,兄弟间前嫌尽释。大汗见皇弟忠心可鉴,信任有加,便把漠南汉地悉数封于王爷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听了如坐针毡,几次欲起都被子聪按下:“我和姚枢大人颇存疑虑,可王爷却说此事不急,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你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顿时觉得一片寂静,静得仿佛掉地下一根针都能听到。看看四周,大家都在注视着自己。转身再看看王爷,忽必烈点点头,意思就是这样的。郝经立时站起,斩钉截铁地说:“马上回漠北!”
        众人听了大吃一惊,正在迟疑间,忽必烈命子聪吩咐大家撤席,叫店家领着帖木儿到市上去买来三匹好马,当下动身启程。
        郭守让问:“大哥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        郝经说:“来不及细讲,上了路再说。”
        从桃花峪出来,径奔岱麓会真宫。此时日已西斜,秋风习习,刚才吃得酒热,众人顿感几分凉意,只有郝经鬓角和鼻子上沁出点点细汗。
        不一时来到会真宫,但见松坡冷淡,竹径清幽,楼阁巍峨,宫门洞开。两个小童儿,分立两边。见了忽必烈王爷一行,控背躬身,出来迎接道:“施主辛苦,师父叫我等在此候驾久矣,快快请进。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面露喜色,遂与二童子上了正殿观看。王爷上前,以左手拈香注炉,三匝礼拜,拜毕回头问道:“仙童在此候我,必是知我造访,令师何在,怎么不见仙容?”
        童子回道:“家师一早便下江南云游去了。知有贵客造访,奈何机缘不至,却叫我等好生接待。师父请贵客务必留下墨宝。您看,墨已溶好,纸早铺就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和子聪听了面面相觑,急忙趋步上殿,果见供桌旁置一书案,文房四宝摆得端端正正。
        忽必烈耸了一下肩膀,摊开双手,觉得不可思议。
        写什么呢?想想天倪子的为人,再看了一下郝经和子聪。王爷提笔蘸墨,不假思索在纸上写下一个大大的 “纯”字,并无款识。
        两童子接下笔,献上香茶。
        “尊师何时回宫?”忽必烈不无遗憾地问道。
        “家师不言,何敢问也?”童子回道。
        众人口渴,可惜茶盏太小,拿在手中不忍放下。童子会意,收拾盏盘,提来两桶凉茶,一筐大碗。茶水不甚香醇,大家却喝得痛快。
        忽必烈王爷虽然没有见到天倪道长,却已觉神交久矣。
        告别童子,策马启程,一口气跑出一百多里。来到一个叫陈集的地方,方才住下。人困马乏,吃了便睡,一宿无话。
        次日五更便起,大家见郝经和忽必烈王爷早已在用餐,边吃边聊,神情凝重。原来郝经正在讲急回漠北的缘由。
        郝经道:“吾闻上御群下甚严,尝谕旨曰:‘汝曹若得朕奖谕,即志气骄逸;志气骄逸,灾祸有不随至者乎?汝曹戒之。’此话当真?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点点头:“是的,大汗确实经常告诫臣下立功受赏不要忘乎所以,否则就会有大祸临头。”
        郝经问道:“王爷以为不包括你自己吗?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微微一惊。
        郝经又问道:“你觉得你是皇弟呢,还是臣弟?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惊出一身冷汗。
       郝经进一步分析道:“王爷殿下,现在蒙古国虽然疆域广阔,但人民之殷,财物之阜,有超过汉地的吗?大汗把它赐封给了王爷殿下,以后将要征服的南宋,也属汉地。你想过没有,大汗本人要什么呢?时间一长,大汗是不是会后悔,别的人会不会到大汗那里去挑拨是非呢?如果大汗一旦反悔,想要收回这块肥沃的封地,你是给还是不给呢?”
        这一番话,一下子惊醒了忽必烈,浑身不由地一阵紧张。
        郝经继续分析说:“你觉得大汗是真心实意地把这样的丰厚礼物赠送给你,还是在试探你对他的忠诚?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本来对兄长的赏赐感恩戴德,如今却拿捏不准了,心里直打鼓。
        接下来,郝经便又给他讲了一番与此相关的大道理,无非是“功高震主”“兄弟阋于墙”的种种猜测与忧虑。
        子聪说:“我和姚枢兄也有同样的担心。大妃忽都台和国舅也速察加害王爷的事,大汗即便真的不知道,不一定内心深处没有这样的想法。只是怕王爷以为我等挑唆王爷兄弟不和才不敢说的。难得今天郝先生坦诚剖心,尽言肺腑,我也把我的疑虑说出来。请王爷明鉴。”
        忽必烈突然感到心惊肉跳,赶忙向郝经和子聪问道:“虑所不及,险入彀中,计将安出焉?”
        郝经却不慌不忙地说:“该上路了。”
        却说郝经忽必烈一行,“五更催骏马,晓色别荒鸡。”天天是人不离鞍,马不停蹄,风餐露宿,夜宿晓行,不一日来到爪忽都地界。王爷命子聪脱下僧衣,换了便装,带着王恽和郭守让悄悄回到王府,按照郝经意思与姚枢商量,便宜行事。忽必烈与郝经、玉昔帖木儿,一路向北朝着斡难河奔去。
        却说这一天,和林城万安宫里,蒙哥大汗躺在龙床上,额头上敷着凉毛巾,他又病了。
        使他生病的是幼弟阿里不哥,啊……不,准确地说是二弟忽必烈。
        因为阿里不哥给他带来一条坏消息:说是忽必烈不在金莲川王府,而是深入内地,四处访求中原儒生。
        在拖雷和唆鲁禾托尼生的四个嫡亲儿子中,阿里不哥最小,继承了斡难河流域祖先的封地。按照蒙古人的习俗,父母往往对最小的儿子最喜欢、最疼爱、也最器重,甚至形成了立小不立长的惯例。
        拖雷死得早,抚养四个儿子的责任全部落在唆鲁禾托尼肩上。唆鲁禾托尼发现,阿里不哥冥顽不化,骨子里有一股凶残的野性,十分可怕。这位有心计的母亲,也曾试图通过耐心诱导和教诲来改变他,但无济于事。慢慢地,唆鲁禾托尼失去了对阿里不哥的宠爱。
        蒙哥登基后,为了排除异己,培植亲信,一眼就看中了阿里不哥,于是便格外关照着阿里不哥。所以,阿里不哥也最听蒙哥的话,一年中难得有几日回到斡难河,封地事务,全部交由脱里赤领理。
        也正是阿里不哥献计,叫大汗用漠南封地来试探忽必烈的野心的。可也是,这个二弟,对漠南汉地的封赏还没个交待,又到中原去访求儒生。这很使蒙哥惴惴不安:没有异志二心,网罗谋士智囊干什么呢?
        蒙哥大汗的心情非常坏。他自己心里清楚,他的病三分是真病,七分是心病。
        凭心而论,蒙哥对忽必烈很佩服,在他们弟兄四人中,忽必烈是最有心计、最有才能的,如果忽必烈能真心辅佐自己,肯定是自己的一个好帮手。
        然而,他的心计和才能又最使蒙哥汗害怕,怕他羽翼丰满以后,夺去自己的汗位。
        亲情血缘呼唤他重用忽必烈;而理智却警告他,汗位大于一切,亲情在汗位面前一文不值。
        天哪,他是我的手足兄弟,父亲死后曾经患难与共,争夺汗位又立了大功。叫我如何下得了手?谁能替我除掉忽必烈,以绝后患啊!
        啊?这是我吗?这是我想要的吗?蒙哥汗简直不相信这是自己心里想的,他的心一阵剧烈的痛。
        “来人哪!”
        在外守候的内侍进来,蒙哥汗竟然一时想不起叫他做甚。喝了一盅茶,才说:“快去请国舅和阿兰答儿过来。”
        蒙哥汗决定让四弟阿里不哥和怯薛长刘太平去金莲川王府,请忽必烈王爷汗廷议事。
        这一天,四王爷和刘太平来到金莲川,街上没有多少行人,显得冷冷清清的。
        忽必烈王府门前几个守门的兵丁坐着唠嗑,见有人来,不耐烦地问:“有什么事吗?”忽然看见远远地有一队怯薛兵跟随,马上来了精神。蓦地认出是四王爷,吓得神慌意乱,急忙跪下磕头,忙不迭地说:“奴才不知四王爷驾临,罪该万死!奴才这就去禀报。”
        四王爷说:“不必了,我是王爷的亲弟弟,谁也不要惊动,我自己进去就是了。”
        守门兵丁岂敢阻拦,连声说:“是是,王爷请进。”
        阿里不哥由刘太平陪着,向府里里走去。
        进了二门,但只见树上叶色已黄,飘落在地上也没人打扫。老夫子姚枢坐在草地上读书,专心一意,旁若无人。旁边有个书生仰面躺着睡觉,脸上盖着一本《三字经》。远处有个高昌人,身材魁伟,头上插满黄花,跑来跑去,像是在跳畏兀儿舞。阿里不哥认识,这个人就是忽必烈的贴身仆人廉希宪。廉希宪看见四王爷,赶忙招呼大家过来迎接。
        一听说四王爷驾到,众人忙不迭地跪下迎接。怯薛长安童赶到,给四王爷请安,与刘太平见礼。只有子聪和尚从厢房走出来,微微躬身打了个问讯便回去念经了。
        阿里不哥说:“都起来吧。大汗请王爷到汗廷议事,快快禀报你们王爷。
        廉希宪说:“王爷眼下不在府中。”
        阿里不哥和刘太平交换了一下眼色,嘴角露出一丝奸笑。他们知道,一旦坐实忽必烈去内地网罗人才,培植羽翼的把柄,大汗就会撤销王府,甚至……。”
        安童上前一步回道:“十月初八是太后的生日,王爷到斡难河圣山宫去给太后请安庆生,去了已有十几日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哦?”阿里不哥怔了一下。接着尴尬地一笑:“大汗请他左不过也是商量这事,想不到二哥这么着急。怎么?王爷不在,你们连茶也不请我喝一杯?”
        众人将阿里不哥和刘太平让进议事厅,奉上香茶。阿里不哥哪有心思喝茶,两只眼睛四处张望,却没有找见那张硕大的牛皮地图。
        廉希宪明知故问:“四王爷是找大汗赏赐封地的堪舆图吗?”
        阿里不哥不置可否。
        廉希宪说:“可惜啊,王爷只让挂了一天,说是宣示大汗的皇恩浩荡,就收起来了。我们都没看清是什么样儿。”
        刘太平见四王爷不像意,就提议说:“既然王爷不在,不如早点回去吧,大汗还等着咱们复命哩。”
        姚枢挽留道:“四王爷老远来了,虽然王爷不在,我等当代为款待,就在这里玩几日何妨?”
        阿里不哥挥挥手,和刘太平一起走出王府。欲知阿里不哥怎样向蒙哥交待,且听下回分解。正是:

   宝贵亲仁与善邻,邻兵何要互相臻。 
螳螂定是遭黄雀,黄雀须防挟弹人。
    分享到: